底层网络作家沉默在浩瀚洪流里 甚至没能泛起一丝浪花
2021-04-08

  从过往被称为“野蛮生长”,到如今将呼唤精品视为行业发展的重大命题,中国网络文学正在快速接近下一个风口。

  近2000万网文作者的江湖中,有人谋生,有人谋利,也有人谋求价值的体现。

  而金字塔尖以下,更多的网文写手沉默在浩瀚的洪流里,甚至没能泛起一丝浪花。

  入门·稳定日产4000字是底线

  月均两三千元起步的网文作者,已足够让许多人羡慕。

  新手数十万字的作品“颗粒无收”,是江湖的常态。

  网文作者“三生三笑”常在朋友圈晒每日的码字数。

  以9月为例,每天字数从6000字到14000字不等。

  在这个广东女生看来,“不断更”是网文作者要遵循的基本法则。

  “就好像到外面上班,你可以无缘无故旷工吗?”她说。

  业界的说法是,想达到“大神”的水平,稳定日产4000字是底线。

  但日产4000字的却不全是大神。

  一部小说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字是常态,对于绝大多数新手来说,小说写出来后乏人问津也是常态。

  “如履”在网络平台上写武侠小说已有8年,当初连“金手指”这一网文常见设定都不懂的他,第一部小说以“扑街”收场:发书一个月,收藏数不足10个。

  用“扑街”形容自己第一部小说的,不止“如履”一人。

  尽管现在月收入已经达到网文作者的高等水平,但“会说话的肘子”坦言,和如今大多数新人写手一样,他的第一部小说写了30万字便半途而废,稿费少到连200元提现的最低标准都没有达到。

  也有如“意千重”般开了“金手指”的作者。

  她的第一本网络小说就得以与起点中文网签约,这意味着网文作者有了专业的编辑指导,有了平台推广销售。

  写到第三年,她成为了起点女生网的白金作者。

  但是,更多人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平台的全勤奖:写手保证每天更新达到一定字数,平台给予每月600—1200元的奖励。

  像“步枪”这样的月均两三千元起步作者,已足够让许多人羡慕。

  来自深圳的李泽民在2012年开始使用“步枪”这个笔名,先后创作多部军旅题材网络小说,到2015年便月入过万。

  整体表现平顺,并没有出现影响力惊人的爆款,“军事文题材爆火的可能性很小”,“步枪”说。

  头部作者很容易激发新手的一种想象:网文写作可以改变命运,有机会开启一段崭新的人生。

  但“如履”认为,除非真的天赋异禀,大多数人终究是要用一些技巧,以及难以计数的精力来打磨作品的。

  淘汰·一千万网络作者的人数有点“虚”

  网文作者把高强度码字的体验形容为“大脑被掏空”,个别作者写到中后期放弃了思考,单纯地堆砌字数,目的就是为了拿到奖励金。

  2015年迫于结婚经济压力捡起网文写作时,“会说话的肘子”还在国企工作。

  每天早上7点半出门,下班回家后从傍晚6点写到凌晨一两点,第二天一大早再去上班。他把高强度码字的体验形容为“大脑被掏空”。

  “压力大的时候就想吃东西,所以码字期间体重很难降,对身体、精神都造成很大的负担。”他说。

  “总体而言,网文作者普遍非常有韧性。”阅文集团副总裁、总编辑杨晨说。在大众眼里,写网文只需要一台电脑、一根网线,并没有什么门槛,但杨晨提示,成为优质内容创作者的门槛高。

  第一本网络小说“扑街”的印象,曾在“如履”心中挥之不去,他认为不懂网文写作技巧是主因。“步枪”也说,接受针对性的专业培训,对起步作家来说至关重要,但若想写就精品,仍不能闭门造车。

  作品同质化、套路化是不少受访对象提到的行业痼疾。

  “步枪”谈道,个别作者写到中后期放弃了思考,哪本书火了立马“依葫芦画瓢”,只为堆砌字数,拿平台的“全勤奖”;网文作者“吱吱”也谈及这一点,称网上搜到的剧情故事及写作格式,不知被网文作者引用了多少次。

  要想避免同质化,从虚拟世界中跳出来,进行实地采风尤为关键。

  “步枪”的新作《大国战隼》讲的是空军飞行员的故事,为此他花了一年时间向一位空军转业的朋友请教。他说,包括很多业内人都认为,写网络小说不需要花过多时间采风,但涉及到现实题材,收集素材是很关键的环节。

  但对更多人来说,写网文只是生命中的一段插曲。

  广东省作协主席团成员、广东网络作协副主席周西篱说,很多有灵感的作者,在爆发式地写完一本两本后,再无写作资源和精力去持续写作。

  因而相关报告1936万网文作者的统计数据,“是有一点‘虚’的”。

  生存·对于底层作家来说 全职写作并非聪明选择

  改编作品的版权收益属于“大神”和“白金作家”,这是普通写手无法触及的领域。对于塔尖以下的写手而言,全职写作似乎不是聪明的选择。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9月初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2019年网络文学作者人均月收入5133.7元,而收入在均线以下(含暂无收入)的占比达到了七成。

  这似乎在告诉大家:对于塔尖以下,尤其是塔底的写手而言,全职写作并非聪明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