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广告变现—完美的商业模式
2020-10-01

当中国互联网整体的用户规模告别了高速增长的年代,数字阅读的日暮西山也是自然而然的。

从2018年开始,整个网文行业的增长大幅放缓,即使是网文巨头阅文集团的财报也不尽人意。原因主要就在于其在线阅读收入增速大幅回落。截至2018年12月,阅文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平均月付费用户由2017年的1.11千万人减少至2018年的1.08千万人,同比下降2.7%;付费比率也由2017年的5.8%下降至5.1%。

于是,以往的小说APP收费模式是提供部分章节免费阅读,想看全本就要花钱买,或者充值、办会员。而如今免费阅读APP的变现模式是,平台购买图书资源免费提供给读者阅读,但是在阅读过程中插播大量广告,平台向广告主收费。

与其他的付费阅读平台进行对比,这些APP里的网络小说分类标签主要为霸道总裁、萌宠娇妻、修仙灵异等,小说内容的简介偏少、评价缺失、封面标题更为吸引眼球,总之,追求的就是爽感和刺激度,快速让读者代入。

用免费小说吸引人,用爽文提高留存,再用广告变现——完美的商业模式。

而在抖音上频繁出现的这几家:七猫小说,番茄小说,书旗小说,必看小说,米读小说,连尚读书,得间小说……也是最近APP销量榜上空降的“不速之客”,却几乎都大有来头。

比如,书旗小说APP来自阿里文学旗下,番茄小说APP由素有“ APP工厂”之称的字动跳节推出,连尚小说APP由被“城里人”忽视的WiFi万能钥匙孵化。而米读的背后,正是谭思亮意在捕捉五环外小镇中青年的趣头条。

趣头条孵化的米读小说也是国内首创的免费网络文学阅读产品, 2018年5月底正式上线,开创了“免费阅读+广告”的模式切入网文阅读细分市场,当然,主要是下沉市场。

在米读的积分体系里,竟然还有每天打卡领积分,答题奖励、看广告奖励、阅读时长奖励等等。仔细一想,真是和趣头条“阅读新闻+赚钱”的商业逻辑如出一辙,又完美闭环。

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3月,米读小说日活跃用户达到622万,在免费小说APP排行榜位居第一。而在趣头条最新发布的财报中,米读小说也成为财报中重点提及的部分。

要知道,趣头条的DAU突破200万用了180天,而米读只用了154天。

然而,快速增长的商业逻辑背后,除了小镇用户的新增量,也依然逃不过色情和低俗的擦边球打法。

7月15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联合多部门分别对晋江文学城、番茄小说、米读小说运营企业进行约谈,要求针对传播网络淫秽色情出版物等问题进行严肃整改,其中,番茄小说和米读小说都必须停止更新、停止经营性业务三个月,并在网站、移动客户端首页登载整改广告。

但是兵临城下,没有人会选择坐以待毙。在新的小说营销战争里,不仅有米读之流。

据一位号称拥有10万以上正版小说资源、100万以上的公众号粉丝的一位分销业内人士曾在接受自媒体采访时提到,“市场上主流的(分销小说)正规平台有:大麦中文、阅奇、微阅云、磨铁,中文在线,景象,有我,益玩易,华语数媒,九库,掌中云。”像阅文集团、掌阅文学、咪咕阅读等头部大厂并没有去攫取分销这块蛋糕。

或许彼时,他们还没到缺钱的地步。既不需要分销小说,也不需要漫天的短剧小广告。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抖音这一轮影视化小说的营销游戏里,他们也马不停蹄地加入了进来。我粗略算了一下,刷到十个这种小说APP的广告,就有至少三个咪咕阅读,或者一个QQ阅读,而得间小说APP,正是由掌阅文学亲自试水的免费阅读产品。

殊途共归,这些头部大厂选择投放的小说片段也几乎都是狗血的穿越文或者霸道总裁文。

当市场关注的新一轮增量用户群开始向低线城市和农村新兴市场聚焦,新的浪潮在改变行业。有些人在攻城,有些人在守城,不变的,可能是霸道总裁的邪魅笑容。